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密密麻麻的强者(五)》。

你看如果古田大叔在家里的话,估计今晚也没什么,但是就怕今晚这种情况,古田不在家,我也不在的话,你和芽衣就会很危险。”

  御坂结衣后怕的道:“林宇你说的对,明天我就请人装上防盗门和防盗网,现在真是太不太平了,居然还有这种人。”

  芽衣也是一脸后怕。

  林宇吃完饭,安慰了一下两女,说等警察来了将事情告诉他们,自己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不过林宇离开之前还是帮助御坂结衣用绳子将那三个人给绑起来了。

  随即林宇便开着宝马去了星之海学园。

  看了看时间,将近八点了,不过没有什么事,反正又不用上学,多晚过去都没事。

  反正他出来接乙坂步未就是个借口,他其实是为了跟御坂结衣母女吃饭的,他可不想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路过沃尔牛商城的时候,林宇本来想进去买东西的,后来想了想还是和乙坂步未一起来吧,那小女孩挺有思想的,也很成熟。

  林宇大概用了20分钟,便到了星之海学园,还好路上没什么车子,畅通无阻,不然他还得晚个几十分钟才能到。

  林宇将宝马开到二栋楼下,随即上楼。

  上了楼梯,林宇忘记乙坂步未是几楼的了,旋即打了个电话给乙坂有宇。

  “喂?林宇怎么了?”

  “有宇,你家在几楼来着?哪个房门号?”

  “4楼啊,407。”

  林宇点了点头道:“你给你妹妹打个电话,说我现在已经到电梯里了。”

  “ok!”

  林宇按了个4楼,电梯启动,不一会就到了四楼,走到407,林宇还没敲门,房门就打开了。

  林宇惊讶的看着门口背着书包的乙坂步未。

  乙坂步未甜甜的笑着道:“晚上好啊林宇哥,我们出发吧!”

  步未豁的举起小拳头道。

  “冲冲冲!”

  林宇哑然失笑,点了点头道:“我们走吧。”

  下了楼,林宇带着步未来到宝马车前。

  “步未,上车。”

  林宇说完便上了驾驶室。

  步未惊喜的蹦蹦跳跳的喊道:“哇,林宇哥,你居然还会开车啊!”

  “而且这车子好漂亮啊!”

  步未坐到副驾驶上好奇的四处看。

  林宇哈哈一笑道:“步未,你多大了?”

  步未脸上始终带着笑,一双眼睛像两颗夜明珠似的明亮,其实是车灯反射的原因。

  步未笑着道:“我今年15岁,下个月满16哦。”

  林宇点了点头,日本学生似乎普遍都要大一点。

  林宇开到沃尔牛商城停下,道:“步未,有想吃的东西吗?”

  “等下去了你哥哥那就不能出来买东西了哦?”

  林宇看着副驾驶上的步未说道。

  步未想了想道:“不用了!林宇哥哥,我没什么要吃的东西。”

  林宇想了想,确实没什么要买的了,买的零食那里也有很多,林宇便踩离合开车上路了。

  因为是晚上,路上又没什么人,林宇开车的速度便加快不少,大概花了几个小时后,林宇便到了之前停车的那块地方。<若曦……”這老者眼睛微瞇,眼眸深處倒是流露出些許的狠辣。

“續筋靈果哪?”下一刻,但見這老者目光微轉,再度看向封天樓弟子開口道。

“續筋靈果被那小子搶走了,而且,他剛走不久,此刻……”封天樓弟子指著秦炎離去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說道。

“哼,竟敢搶我封天樓的東西……既然如此,續筋靈果與那小子的命,我皆要了!”老者話落,旋即向著秦炎離去的方向追殺而去。

而此時,葬天峰數千米外,一道道血色氣息將秦炎四人身軀繚繞。

雖然那血氣極是濃郁,但卻未夾雜著一絲血腥氣息,仔細觀看,這血氣內似有血龍飛舞。

“凝!”

秦炎暗喝一聲,將那一道道血氣凝聚,向著體內的筋脈凝聚而去,然而此刻,只見秦炎背后那血色筋脈光芒萬丈,竟是將這血氣盡皆吞噬。

呼呼!

血氣入內,使得那筋脈越發的璀璨,隱約間,那血色筋脈內竟是有金色浮現,這金色蔓延,竟是與血色交織繚繞,形成赤金色脈絡融入那筋脈之內。

“這便是續筋靈果嗎?沒想到竟是可以使得我的筋脈再度進化……”感受著體內的變化,秦炎暗道,然而此話未落,赤金色筋脈內那顆玄丹竟是嗡鳴作響,只見那第四道赤金色紋路竟是在一瞬間勾勒而成。

九道紋路,已燃其四,雖然秦炎不知這第四道紋路代表著什么,但隱約感覺有一股能量猶如暖流一般流入自己的四肢百骸,甚至此刻自己的境界已然徹底問過在凝元二重小成的極致,至于自己的肉身強度更是得到了提升,縱使只依靠肉體強度,也可以抗衡凝元三重小成強者的轟擊。

“不知丹塵那小子如何了?”將一切煉化,秦炎微微睜開雙目,看向一側的丹塵。

“這小子竟是如此之快……”盯著已然起身屙丹塵,秦炎也是贊嘆萬分,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出,這續筋靈果不僅修復了丹塵的筋脈,更是使得其魂魄都是強大了不少。

“秦哥,多謝你為我做了這般多,若是我能度過這一關,便永生永世追隨在秦哥身后。”丹塵身軀微轉,盯著秦炎,眉間盡是凝重。

“嗯?你……”秦炎不解,而后看向丹洪,他知曉此時怕是與丹洪也有關。

“小友有所不知,我丹家一直占據著流云皇朝丹殿的六大長老之一,然而數年前,因我丹家勢微,便被提議踢出六大長老位之外,但殿主念我丹家乃是丹殿創始者之一,方才給予我們一個機會,而這機會便是在今年的流云皇朝丹比取得前三之位,如此,方可繼續任這長老之位,不然,丹殿再無丹家之位,這也是我召回丹塵的原因之一!”

“傻小子,既然你已經決意如此,那我便陪你走一遭!”聽聞丹洪之言,秦炎輕笑,拍了拍丹塵。

“秦哥,不可,這乃是我丹家之事,更何況你也看到了,數大家族宗門皆是針對于你我,大比之日絕對會兇險萬分,屆時……”丹塵頓了頓,盯著秦炎,神色極是凝重。

“兇險又如何,既為兄弟,當同生共死,我秦炎何時做過背棄兄弟之事!”秦炎嘴角上揚,將此話語鄭重道出。

“好一個同生共死,今日,便讓你們一起死!”秦炎話語剛落,一道身穿長袍的身影悄然而至,而在其長袍之上,封天二字最為耀眼。

陆小凤道:既然没有改行,为什”有的仅仅把看书作为小憩的凭

八月中旬,天氣最灼熱的時候,孫宇在尤溪縣得到了晉江王身死的消息。談不上傷感,不過見過一面,彼此間還算客氣。留從效生前也算榮耀,死前備受折磨,去世后家業不保,這就是亂世。

“大人,咱們該怎么辦?”楊啟風接到消息,就趕緊來報。

“明日一早,兵發大尖峰。”孫宇相信,自己得到消息肯定比那兩位晚,想必泉州城下,這會必是熱鬧非凡。

張漢思原本是比陳洪進早到了一天,奈何恰逢晉江王出殯,人死為大,鄧茂無論如何也不肯放大軍進城,只能耐著性子在城外等待。這泉州城堅固無比,一天肯定拿不下,還得損兵折將,劃不來。

結果第二天一早,張漢思剛準備去叫門,陳洪進就帶著一隊輕騎兵到了,后面大軍也不遠了。

“喲,張副使,還是你快,昨日可是送王爺出殯了?本將離得遠,來遲一步,遺憾終生啊!”陳洪進擠擠眼,想逼出兩滴眼淚,奈何眼睛不爭氣,只得放棄了。

“末將見過統軍使大人,那個,末將也來晚一步,沒趕上,哎,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呢。”張漢思裝模做樣揉揉眼睛,好些年沒被人叫過張副使了,平白比陳洪進矮了一截。

“那、咱們一起進去?”陳洪進試探道,都怪他那兒子不爭氣,連個小姑娘都搞不定,不然進這泉州城,就容易多了。說起這事,還都怪孫宇那個王八蛋,橫插一杠子,不然張漢思早晚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間。

“那個,進城之事,還得上面那位說了算。”張漢思眼珠子滴溜溜轉,這鄧茂昨日不放自己進城,莫不是跟陳洪進有勾結?不然這小子怎么敢跟自己一起進城。

“這鄧茂將軍還不是陳副使一手培養的,開個門不是簡單得很?”陳洪進哈哈一笑,他看見張漢思在城外候著,就知道那鄧茂也沒拿定主意,不妨惡心他張漢思一番。

“這是什么話,大家之前都在王爺下面當差,都是王爺一手提拔,才有今日。”張漢思擺擺手,這鄧茂可是茅坑里的石頭,你行你上啊。麻痹的,一口一個張副使,顯擺個什么勁?

“要不?咱們一起?”這總得進城啊,就這么在外面候著,總不是個事啊,陳洪進提議。

“也行,同去。”張漢思點點頭。

兩人驅馬上前,互相提防著對方,保持兩丈以上距離,身邊各帶兩名好手護衛左右。

“鄧將軍,我與張副使欲入城前往王府,去王爺靈前上一炷香,煩請開門放行。”陳洪進朝著城頭喊道。

“你們若是孤身入城,我親自開門迎接。”鄧茂譏諷道,對這陳洪進,他可沒有好話說。

“鄧將軍說笑了,本將怎知城內是否有不軌之徒?王爺死得蹊蹺,本將自是要帶大軍入城,詳加考證。”孤身入城,那不是有病?那個繼子,只要安排數名好手,就能干掉自己。

“鄧將軍,快點開門吧,莫不是這王爺的死,還跟你有關系不成?”張漢思也在一旁幫腔,得先進城,將那繼子給控制住。誰掌控了他,誰就有了大義,就好比那三國的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

“無稽之談,王爺病重多時,有何陰謀?二位大將軍是何心思,本將一清二楚,可這位子只有一個,一山不容二虎。兩位率大軍進城,必然大打出手,好好的城池,也將毀于一旦,百姓何其無辜?兩位大將軍想必也不想得一座千瘡百孔的空城吧?”晉江王身死,他鄧茂談不上傷感,昔日的效忠對象沒了,他現在只想盡可能保這一城百姓,不枉他為將一場,若是能夠嚴續權柄富貴,那是再好不過。

陳洪進跟張漢思倆人對望一眼,不由得繼續拉開點距離,這姓鄧的說得沒錯,位子就一個,他倆總得分出個高下。

在孫宇前世的記憶中,是陳洪進推舉張漢思為留后,后來張漢思除陳洪進不成,反被陳洪進給軟禁了。想必是陳洪進得了鄧茂得襄助,料定必能翻盤,才故意用清源軍節度使的位子,讓張漢思放松警惕。

現在得陳洪進跟鄧茂,那可是有過節的,若是讓了這一步,恐怕在張漢思死之前,再沒有機會了。他等留從效死,就足足等了四年,好不容易來了機會,再等下去,他還有幾個四年?張漢思固然比自己年紀大,可誰先死還真不好說,況且張

突然鬼堂動了,他的身影漸漸模糊,是殘影,鬼堂也做出了類似鬼影步的動作,不過不同的是,他沒有走詭異的步伐,而是繞著黑樵高速地移動起來,繞著他圍成一個圓圈不斷地打轉。

周圍被他帶起一股勁風,讓場中央像是刮起了一陣小型的龍卷風。

黑樵并沒有隨著對手轉動,依舊保持不動的姿勢,眼珠子卻隨著殘影不斷閃動。忽然,他左手一擋,“嘭”的一聲,一個拳頭被穩穩地擋了下來,接著身子一扭躲過攻向腰間的手刀,然后右手手肘一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密密麻麻的强者(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陆羽憾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云巅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三春景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雨中无忧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超喜欢吃辣椒

世界崩溃之机械毁灭

尼西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