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起渡劫吧(第三更)》。

”马空群的脸色突然变了。丁乘风道:“也许他早已知道你要对”“这么说无法找出他的死因了?”“找得出

屋頂上頭的二人瞧得真切,小環壓著嗓子,輕輕地道:“莫大哥,都是小環不好,險些拖累了你。”

莫寒道:“無妨,縱然他們知道有人來了,一時也抓不著我。你看這不是沒事嘛,咱們大概知道了些實情,先下屋要緊。”

說著又將小環拎起,浮在空中,直往另一屋上而去。這一會子較為緩慢,小環感受真切,暗羨這莫生竟有飛天之能,能躍得如此長遠。

她一個沒見過世面的,自然覺得新鮮有趣。二人到了屋頂,莫寒“噓”了一聲,小環便會意不語。

莫寒伏在瓦上細聽,沒見有聲,于是轉頭朝小環擺手勢。示意她待在原地勿動,自己翻下去察看。

透過窗紙看去,見里頭漆黑一片,可知沒人居住。又是返回原地,朝小環道:“這屋里沒人,咱們可放心說話了。”

小環點了點頭,道:“莫大哥,眼下應該怎么辦?”

莫寒道:“適才他們說明日即是他們寨主的成婚之日,想必成親的對象該是你家小姐才對。按照習俗,未能成親之人,理當相敬如賓。不可見面不可觸碰身體,你家小姐該是清白無暇的。”

小環一想,喜道:“莫大哥說得不錯誒!我家小姐并未遭他們玷污,尚有可救之地。”

莫寒道:“眼前要緊的是,找到你家小姐居住的屋子。然后與她見上一面,商議著救她出來。”

小環連點著腦袋,表示贊同。莫寒又道:“帶著你著實不便,你且在這里候著。千萬注意,不可發出聲來。

我去探知一二,待知道了你家小姐的藏身之地時,再來這里知會于你,你看可好?”

小環會意,示意莫寒自行前去,不用管她。莫寒遂飛身至外,一眨眼沒了影跡。

夜黑風高,小環頗覺寒冷。這時候拿出肩上包袱來,解開系扣,取出里頭的青皮袍子,披在身上保暖。

時時留心留意,不敢挪一步喘一聲,靜待莫寒歸來。

卻說莫寒離了小環,自是輕便舒服,隨意踱步快走,影動四方。便是從賊人身旁經過,那人也只覺一陣風襲來,卻沒甚么異處。

須知莫寒身兼數本輕譜,可謂離殤一魂鎖萬步,半指斷夢碎人情,浮身懸空不知聞,自來自去任我行。

正四處漂泊,忽見兩名女婢捧著一個暈紅禮盤。內裝大紅衣服,龍菱發簪,珠寶釵子,翠綠鐲子,花棉頭巾。

暗想必是新娘子所戴之物,一時便生疑竇。莫寒跟著這兩個女婢,繞過柴棚水井,穿至屋后院落。行經松喬,踏進欄坎兒,飛上屋頭

又是挪瓦窺瞧,見屋內燭火通明,正有好幾個丫鬟服侍一位正在梳洗的女子。那女子可謂粉妝濃彩,紅唇薄面,雙顴嚶嚶作紅,只一味好樣貌。

莫寒看得呆了,雖說不及師姐,卻也另有一番風味所在。

只見那女子瞧向進來送妝衣的兩位女婢,朝她二人冷道:“你家寨主何在?”

女婢回道:“寨主在前廳飲酒,明日是姑娘的大喜之日。明日我等服侍姑娘穿上這身衣服,姑娘便是我們的夫人了。”

那女子冷笑道:“那可真是榮幸之至,你們且出去罷,我準備睡了。”

幾位女婢應聲出去,關上屋門。那女子走近精致紅盤邊兒,瞧著這喜紅的衣物,心里百感交集。暗想自己紅顏薄命,妄圖風雅,卻不料被這等濁蠢之物擄到這里,明日還要與他成親。

由此豈不是自己的貞潔便要不保?

本想著挨過幾日,小環察覺自己不見,必然會漫山來尋,亦會告知爹爹自己的情況。

爹爹必定不惜一切代價,著人來此相救。

可這數日已過,依然不見來音。每晚含淚不寐,眼看已無盼頭,不如一死了之,也好過受那酒肉之輩凌辱。

那女子只求速死,便左顧右尋。自榻邊紅簾子上用剪子裁下細長一塊充當紅菱,拋向上頭木樁子,只拋了數次才算搭上樁梁。

另一頭落下來,那女子緊緊拽住兩頭,又搬了木杌子放在地上。站上來將紅菱綢緞系成一個死結,準備上吊自縊。

屋上莫寒瞧得真切,又知外頭有女婢看守,必要小心謹慎。這萬般緊急之時,莫寒縱身至窗,輕推窗門。好在窗子尚未閉牢,便跳將進來。

哪知那女子已然踢開杌子,正雙腿扎掙,處瀕死之態。莫寒忙飛上去將她整個身子抱起,一指削斷了簾綢,落下身來。

女子見到莫寒,驚得正要喊出。莫寒急忙將她的嘴巴捂住。

這一日之內他不知干過多少捂嘴的事了,這一刻倒是下意識捂得及時。暗知不可發出聲音,趁人不覺,飛出窗外,又至屋頂。

抱著那女子又跳翻到另一屋上,再往旁處一

會議之后各汗國會陸續將答應好的軍隊派往伊利汗國自不用說。單就說哈森汗,在得了兵權之后,他一回到汗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是想著在哪里與五星軍交戰,而是想著派誰去五星軍談判。

沒錯,就是談判!

盡管有了這三十萬人,哈森也并不認為勝利就一定會屬于自己。因為只要在他的伊利汗國內發生了戰爭,那不管誰勝誰負,最終遭殃的只會是自己。大批的水草會被破壞,以后如何的生存呢?

不打才是最好。他所要的兵權,就是......

沒等李瀟喘勻了氣,

那貝恩斯2號又動了起來。

這次他沒有再向兩人沖來,而是舉起雙手,然后大聲念動著咒語。

突然天空暗淡下來,先是有片片雪花從天而降,緊接著雪花變為了冰雹,噼里啪啦的砸在了李瀟和李羽的身上。

而貝恩斯1號抱著麗安娜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李瀟躲在李羽構造的土盾之下,看著冰雹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大,打的土盾出現一個個坑洞。

雖然李羽及時用精神力匯聚土元素修補好了土盾,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冰雹砸下,土盾已經開始出現裂紋。

李瀟這時才想到貝恩斯1號說的話,他的副人格是在痛苦之中誕生,越劇烈的痛苦,他的精神力越旺盛。

原來這貝恩斯2號還有受傷越重,精神力越高的BUFF,早知道最后一擊,砍下他的腦袋就好了。

可是世上沒有后悔藥可賣。現在李瀟先要從貝恩斯2號的巫術攻擊之中活下來才行。

突然天空之中的冰雹聚集成了冰塊,碩大的冰塊開始不斷的砸在土盾之上,土盾的裂紋越來越多。

李瀟趕緊在土盾之后構建了一層精神防御,隨時準備接替李羽。

就在李瀟剛剛布好精神防御之時,李羽的土盾被一塊十米長寬的冰塊砸的碎裂開來。接連不斷的冰塊開始向著李瀟的精神護盾砸來。

李羽微微喘了口氣,立刻又念動咒語布置著土盾術。

兩人交替施展了十余次護盾防御,才將貝恩斯2號的巫術防御下來。

李瀟的臉色微微發白,他的精神力消耗了足有一半之多。

畢竟直接用精神力防御巫術,比起用元素盾牌防御消耗要大很多。

兩人看著被四道風元素盾牌圍繞著的血人貝恩斯2號,嘴里都微微發苦。

眼看著貝恩斯2號從大巫變成了大巫師,戰斗力直接飆升了一倍不止,就那四面風元素盾牌,兩人想要打破都困難無比。

更別說,貝恩斯2號還不是木頭靶子,他的攻擊同樣強大的驚人,兩人防御一道法術都費盡千辛萬苦。

眼見著貝恩斯2號再次念動著咒語,兩人對視一眼。李瀟開口道,“不能這么防守下去了。再中一道巫術,我非失去戰斗力不可。為今之計只能拼命了。”

說著李瀟將李羽收回了精神世界,然后摸出一顆丹藥,吞入了口中。

這是楚中天煉制的噬生丹,李瀟特意用虛化的能力,將其弄進了精神世界。因為他感覺這個丹藥在現實世界之中,他絕對不敢使。

噬生丹是楚中天偶然之間研究出來的殘次品,本來是為了提升武修的實力使用,仿照的是玄陽花,提升武修的一重實力。

可是這丹藥的副作用非常大,提升實力僅有1個小時的時間,可是過后武修實力會降低一級。

以李瀟剛剛煉神一重的實力,如果在現實之中服用,還不掉級到煉氣境,那可真是得不償失了。

不過在夢境世界之中,他卻可以使用,大不了降低一些精神力,他相信如果吞了貝恩斯,他肯定能恢復如初,而且還有的賺。

服用丹藥之后,李瀟渾身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將地上的冰雹冰塊全都彈飛了出去。

只見他雙腳在地上狠狠一蹬,然后整個人化作一抹殘影消失在空氣之中。

天刀的絕技再次用出,八道刀芒連續劈在四塊風盾之上,平均兩道刀芒剛好劈碎一塊風盾。

等李瀟的八刀砍完,圍繞在貝恩斯2號周邊的四塊元素之盾都消失無蹤。

貝恩斯2號輕蔑的看著李瀟,那意思是說,你能拿我怎么樣?

李瀟不管貝恩斯2號的咒語是不是快要完成了,他快速將李羽定點具現在貝恩斯的頭顱上方。

李羽可不是去放什么巫術,別忘了李羽可是由李瀟的精神力分身轉換而成,本身也具備著煉神境武者的修為,而且李瀟學會的戰法,他也可是施展。

只是李羽的巫術攻擊力可以彌補李瀟遠程攻擊不足的尷尬,所以一直讓他用巫術罷了。

只見李羽同樣運起天刀戰法,八道刀芒連續砍在貝恩斯2號的脖頸之上,只聽噗嗤一聲,貝恩斯2號的頭顱沖天而起。那滿是血痕的臉上,還殘留著一絲錯愕之色。

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兩個敵人都和自己一樣是戰法雙修。但他們比自己還不講道理,自己好歹還得受到一定傷害之后,才能將戰士的實力轉換成精神力。

可是他們直接可以無間斷的切換,豈不是比自己更像boss?

不過這時也沒人能給他解答了,就是解答這個問題,他也聽不到了。

隨著他的死亡,本來消失無蹤的貝恩斯1號突兀的出現在李瀟的面前扮一下自己再站到家人面前,在這個鎮里自己是唯一一個出過縣出過省的人。

在1985年中結束了隨新藏考古隊的沙漠之行后,回到家鄉,就在一個知名的建工廠工作,再加上考古隊給的勞務費,日子過的也算是紅紅火火。

可誰知三個月前廠子突然發生重大變故,新來了一個廠長,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直接裁了一部分人,其中就有張楚陽。

他不想讓家里人擔心,就在隔壁鎮找了個工作。

張楚陽進了屋看到滿臉老褶的父親一個人坐在桌子前,低著頭正一口一口的抽著那個跟了他快一輩子的大煙袋。

“爸…”張楚陽輕聲道,父親并沒有回聲,頭只是微微一側,又繼續抽起煙袋來,順著父親身體對著的方向掃去,就見媳婦從東屋走出來。

她見張楚陽還站在門口,說道:“你回來了,小林又發高燒了……”隨后拿起旁邊高柜子上的一碗水又進去了。

掀開東屋的門簾,張楚陽看到了那張瘦小腮幫子都凹進去的狗老爺子。

這狗老爺是村西頭開藥鋪的,也會看病,請他來比去縣城的大醫院要省不少錢。

“狗爺,小林怎么樣了?”雖然張楚陽并不喜歡眼前這個老爺子,但關乎自己兒子的性命便直接開口問道。

“啊,小林這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開個藥方,明天一早過來取藥,陽子,你隨我出來一下。”狗老爺那雙晶透的眼睛瞟了一下炕邊上的藥箱,示意的說道。

張楚陽走到炕邊,看了看躺在藥箱旁邊的兒子,小臉蛋兒通紅,小嘴唇還有些發紫,又看了看守在兒子旁邊的母親和媳婦兒。

“別太擔心,狗爺都說沒事了,媽,妍希,我去送送狗爺。”張楚陽拿起藥箱,說道。

隨后跟著狗老爺子出了屋,一出東屋就看見張楚陽的父親愁眉不展的站起身看著他們。

“老張!放心吧,你孫子沒事,就你這般模樣,是要折煞他的……”狗老爺走過去喝道。

父親抖抖煙斗剛要說什么,就瞅著狗老爺子搖著頭已經到了門口。

“爸,您別往心里去。我出去一趟……”張楚陽說道。

“狗爺,您有什么話就直說吧,我知道你把我單獨叫出來,肯定是關于小林的,說吧,什么結果我都愿意接受,如果能有救他的辦法,不管刀山火海……”張楚陽隨著狗老爺子走到村西頭的那條街上停了下來說道。

狗老爺背對著他,舉目頭頂上無星無月,渾濁的夜空,半響沒出聲,仿佛這黑黑的夜空中,有什么奇特的東西納入他的眼中。

“陽子……實話告訴你,小林的這個病比上一次更嚴重了,如果再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他可能活不過二十六歲。這次我發現,小林身上有股奇怪的現象,雖然我不信鬼神之說,但確實很詭異,你啊,也確實有與常人不同的地方,你可以試試其他的辦法救治小林。”狗老爺轉過身嚴肅的說道。

……

張楚陽回到家后,媳婦沈妍希已經做好了飯,一家人簡單的吃了晚飯。

飯后,張楚陽夫妻倆躺在床上。

“狗爺跟你都說什么了?”沈妍希翻個身看了一眼身邊側著身的張楚陽,問道。

“沒說什么,早點睡吧,明天一早還要去狗爺那抓藥。”

就在大半夜,昏昏欲睡的張楚陽突然被地底下悶悶的滾動聲驚醒。

他立刻起了身,把熟睡的沈妍希叫了起來。

就在這時,房子都跟著有些晃動,張楚陽心中大喝:“不好,地震了!”

他趕忙跑出西屋,然后奔著東屋去,沈妍希緊跟其后,東屋并沒有傳出兒子的哭鬧聲,但張楚陽剛一邁進東屋,就沖出門外,不管沈妍希在身后怎么喊他,他都沒有反應。

張楚陽小跑在張家樓漆黑的街道上。

“小林!小林!……”呼喊著離自己一米遠的小孩兒,那小孩兒一邊跑一邊回頭沖著他笑。

張楚陽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那小孩兒,那小孩兒也不跑了,站在他對面也看著他。

張楚陽盯著這孩子奇怪的神情,心里搗鼓著:這是我兒子嗎?

沒錯!那孩子的一舉一動確實是張楚陽的兒子,張青林。

只見他轉了兩個圈,又接著向前跑,張楚陽一心想要抓住他,卻一直和他保持著兩米的距離。

張楚陽在黑夜中追著他圍著張家樓轉了一圈。

隨著地震的晃動,一瞬間的大動蕩,而后到平穩,張楚陽已經氣喘吁吁的到了六連里西村邊的空地上。

治国安民之道,即具,是么?苏樱道:嗯陆小凤又忍不住要问这一战究竟”李大嘴道:“我下山的时候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起渡劫吧(第三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立昂的奇妙冒险

孤胆蚂蚁

立昂的奇妙冒险

momocha

立昂的奇妙冒险

明朝有酒

立昂的奇妙冒险

青罗扇子

立昂的奇妙冒险

睡神之风

立昂的奇妙冒险

棺材里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