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乱》。

”我想说的是,梦想永远没有终点,过了2035年,还有2050年,忽然间,鞭梢已卷住了他的刀,绕了七八个圈子,那赤腮大汉立

“嗷——”

墨峰口中发出咆哮,而后跃起身来。

眼见就要与墨峰撞在一起。

张航急忙将炽灵护在身前。

咚——

炽灵刚一护在身前,紧接着墨峰便撞了上来。

张航再次被撞飞到城墙之上。

不过墨峰也落下了身形。

此个受人冷眼的迷茫心境,转化为和平乐观的淡然洒脱。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好似有魔力一般,透过任平生的演绎释放出感人的力量!

“自信满心里,休理会讽刺与质问,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孟峥嵘口中喃喃念着歌词,他早已热泪盈眶,给出了最真诚的掌声。随着他的鼓掌,大家慢慢回过神来,纷纷叫好,现场掌声一片!

回到客棧,大廳里一片熱鬧后的狼藉,大家看來都喝得不少,此時都回房間休息了,達拉有些無奈的笑著搖搖頭,略有些留戀的看了一會,繞過餐桌向自己的房間走去,其實她還是高興的,她早已記不得有多久沒有這么多人在一起,如此熱鬧過了。

回到房間,她在寫字桌前坐了一陣,再次打開筆記本電腦找到那個文件雙擊,一張醒目的十六瓣蓮花圖騰驀然映入眼簾,達拉的心微動了一下。她輕輕拉動下拉條翻到蓮花寶盒那張圖片,仔細端詳著那幅圖,然后閉起眼睛認真回憶所有過往的細節,搜索再三卻仍然毫無頭緒,終于她得出了結論——她真的沒見過這個寶盒。

她略有些遺憾的輕嘆口氣,隨意的拉動下拉條翻動圖片,突然她發現寶盒上面那圈不認識的圖騰紋路雕刻有些眼熟,她仔細想了一陣,無數的畫面如幻燈片般在腦海中交替閃現,最終停留在古格側殿中那幅半張人臉的壁畫上,沒錯!就是那幅壁畫,在它的周圍也有著同樣樣式的圖騰雕刻,達拉再次閉眼回憶了一下,似乎側室殿廳里的壁畫只有這幅有跟寶盒相同的圖騰,其他的卻沒有,“嘶……這就奇怪了。同為古格側室的壁畫,為什么只有這幅有相同的圖騰。這個蓮花寶盒跟那幅壁畫又有什么關聯呢?”無數的問號在達拉腦中盤旋,使得她不能思考。她覺得眼睛有些疼了,她雙手用力的搓了一把臉,發呆了片刻,起身走進了衛生間。

“嘩啦!”

淋浴噴灑出來一陣溫熱的水流,在蒸騰的熱氣中達拉閉眼任水流沖刷全身。良久,她疲憊的抬手深深的抹了一把臉上的落水,將頭發捋到腦后。父母信里的話又出現在腦中。“一切都是因為你;我們的研究如同愛你一樣重要;如果我們遇到意外……你要保護好自己,好好生活。”

“父母那些年來究竟在研究些什么?那些研究是為了我嗎?我和這些事究竟有什么關系?”壁畫中的那半張臉再次浮現在達拉眼前。她突然覺得胸口一陣憋悶,有些喘不過氣來,她一把按在淋浴的開關上將水關掉,一陣嗆咳。

浴室的鏡子被水蒸氣蒸騰的看不見人影,達拉用手抹了一把鏡子將霧氣抹掉了一片,她面色深沉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眼神有些駭人,濕發散落在兩肩還不住的向下滴著小水滴,她用手將頭發捋到一側,緩緩對著鏡子背過身去,鏡子里達拉漂亮肩胛線條流暢、肌膚白皙,左邊肩胛處赫然盛開著一朵血紅色的十六瓣蓮花,那樣式與電腦中圖紙上的蓮花圖騰竟如出一轍——那竟是一個胎記。這原本跟著她幾十年的胎記,如今達拉卻覺得它如此刺眼。

靳言將達拉送回旅店后心事重重的回到家中,似乎長久埋藏在他心中的疑問有了答案。他走進書房反手鎖上了房門,他再次輕輕地從書架的暗格中取出那卷畫,小心翼翼的在桌子上鋪開,“一副蓮花少女的畫面悄然呈于眼前。”而這個畫中少女的面容竟與達拉長得有九成相像。只是這畫中的少女眉眼中都透著俏皮的可愛,而達拉卻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實在判若兩人。

起初他只是懷疑,每次看到達拉一臉老干部的冷漠表情讓靳言實在無法與畫中少女對比。然而此次古格之行加上神湖昭示,這一切實在太過巧合。

靳言皺眉對著眼前的畫發呆,畫中一個身著淡粉色藏袍的少女在蓮花池邊翩翩起舞,舞姿曼妙……這幅畫是他自己所繪,而畫中的少女則是他第一次去到神湖的時候在湖中所見之少女,只是一眼便驚為天人。不知為何他在心中隱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覺得自己與這少女一定有些淵源。畫中少女身穿藏袍,于是他便留在了西藏,希望有一天能尋到這個女子,他相信神湖既然向他顯現了少女的面容,便一定會指引他找到這個少女。是的,他也曾在神湖看到過水中的景象,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猜到達拉一定也看到了什么。而也因為他遇到了達拉,他才更確定神湖的昭示是真實存在的。

達拉?——難道真是她?

他目光溫柔,用手指尖一遍一遍的輕輕在畫上撫摸,時而面帶微笑,時而眉頭緊鎖,似乎這畫中藏了什么了不得的天大秘密一般,良久,他終于小心翼翼的將畫收了起來。

昨天喝倒了一片,今天大家都起得很晚,經過昨晚

261 格雷去哪兒了?

“什么?”秦崢聽到守衛在嘀咕,以為是在對自己說話,便下意識詢問道。

剛才還一副玩世不恭的守衛立刻變得嚴肅無比:“請!”守衛甲為秦崢指了一個出去的方向。

“大人!您還有什么事嗎?”守衛乙反其道的反問起秦崢,感覺好像是秦崢有什么事情要詢問似得。

莫名其妙!秦崢感覺這兩個守衛應該是跟端木團長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同樣被端木團長傳染的有些莫名其妙了。

噠噠噠——噠噠噠——

待秦......

屠娇娇笑道:算来算去,只苦了悦之中,赛场内外洋溢着和谐的楚留香到底总算明白了,长长于也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寒武入侵

湘紫

寒武入侵

羽民

寒武入侵

白也小天师

寒武入侵

奋起的叶子

寒武入侵

爽口云吞

寒武入侵

穿越时空的眼